新聞動態
公司動態
會議與講座
精彩資料
會議報導
SCI&基金&講座資料
MedSci服務與公司動態
會議資訊
常見問題FAQ
專業知識
疾病標準指南
醫學英語
醫學統計與圖表製作技巧
研究動態與學術教育
SCI論文寫作與基金申請
研究動態
Newsletter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新聞中心: 缺口近三分之一 全科醫生該如何完成目標

缺口近三分之一 全科醫生該如何完成目標

添加時間:2018-1-13

1月的北京,寒風刺骨。家住朝陽區青年路的薛大爺7點就出門,專程坐車1個多小時,趕到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10層的全科門診看病。“從東邊過來還挺遠,但我找這兒的馬醫生看病很多年了,我就信她。”薛大爺今年70歲,患有冠心病、高血壓、糖尿病等多種慢性病,平時看病掛專科,一名醫生隻看一種病,“到這裏看病,找馬醫生一人就全解決了。”

81歲的任奶奶家住地壇一帶,也常去安貞醫院全科門診看病。“我身體不大好,除了糖尿病,平時感冒發燒也來這裏瞧瞧。”在她看病的全科門診2診室門外,排隊的大部分是老年人。

“從老年人角度講,我覺得醫院辦全科門診挺有必要的。”薛大爺說,“如今患多種慢性病的老人很多,看全科醫生更方便,也更讓人放心。”

薛大爺說的馬醫生,就是安貞醫院全科醫學科主任醫師馬立萍。據她介紹,一些患者搞不清該看哪個專科,就索性來這裏找全科醫生。“他們大部分是老年慢性病患者,在全科門診基本都能治療,不用再去找專科看病。”

早在2009年,安貞醫院就建立起全科醫療科,成為北京最早設置全科門診的三甲醫院之一。

一家綜合性醫院,為何要設全科門診??安貞醫院全科醫療科主任王以新認為,醫院開設全科門診,大大方便了病人就醫。“最早我們看到有不少患者來醫院看病,卻不知去哪個科室,比如有人頭暈、心慌,但不清楚病因在哪。這些患者往往掛了號找醫生一看,被轉到另一科室。”

全科門診早先被當作一個“大分診台”,患者來到醫院,先由全科醫生看病,然後被指導去相應的科室。現在,安貞醫院的全科門診主要服務於初診、各種慢性病以及需要雙向轉診的患者,可以對內分泌、呼吸、糖尿病、腦血管疾病等開展小範圍輔助檢查,還建立了初篩門診,在緊俏科室掛不上號的患者先被分流到這裏。

目前,該院全科門診有在職醫師11名,包括主任醫師2人,副主任醫師3人,主治醫師6人,還有退休返聘專家數人。“我們的日門診量在700人以上,每周接診人數在整個醫院排名前三。”王以新說。

香港大學深圳醫院也是一家較早開設家庭醫學科(全科)的大型綜合醫院,他們推行門診“先全科、後專科”就診模式。患者來這裏就診,首先會有全科醫生對病人進行初步診斷,一般的病情由全科醫生直接處理,遇到需要分診的病人,再轉移到專科治療。

“根據國際經驗,合格的全科醫生能解決患者80%以上的健康問題。遇到複雜、嚴重的疾病,全科醫生也可以及時判斷並轉診,減少了病人選擇科室的盲目性。”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全科醫生劉瑞紅說。

隻有樹立全科醫學理念,才能做到全方位全周期照護病人。居民來社區看病,逐步與醫生建立熟人關係,可以增強醫患雙方的熟悉度和信任度。

全科醫生在三甲醫院隻是少數,更多人則紮根於基層醫療衛生機構。2015年底,深圳羅湖醫院集團開出30萬元以上年薪,公開招聘全科醫生服務基層,一時間吸引了全國醫生的目光。

“在發達國家,全科醫生主要在基層為居民提供長期的初級衛生保健服務,他們是居民健康的守門人。”羅湖醫院集團院長孫喜琢說,“培養一名全科醫生,最難的還是在理念。”他認為,許多醫生雖然通過了醫院的全科輪轉培訓,但在理念上仍跟專科醫生沒差別。

為了轉變全科醫生的理念,羅湖醫院集團請來兩位澳大利亞資深全科醫生。作為高級顧問,他們每年2次、每次至少2周,來到這裏的社康中心帶教、培訓。

“先進的全科理念,幫助我重新認識了醫患關係。”羅湖醫院集團文華社康中心全科醫生陳曉敏感慨,在全科醫療發達的國家,全科醫學理念是“一切以病人為中心”,不僅醫患關係融洽,病人往往也願意反複去找全科醫生看病,“隻有樹立全科醫學理念,才能做到全方位全周期照護病人。”

何善嫻是北京市朝陽區大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全科醫療組負責人,該中心也是安貞醫院第二門診部,在全科力量上得到上級醫院大力支持。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之前,何善嫻是安貞醫院呼吸科醫生,2013年經過轉崗培訓,成了一名社區全科醫生。身份的轉換,讓她體會到全科醫學在健康理念上與專科的區別:“專科對疾病關注得多,而全科醫學不隻關注疾病,更關注人本身。居民來社區看病,逐步與醫生建立熟人關係,可以增強醫患雙方的熟悉度和信任度。”

在劉瑞紅看來,相比專科醫生,全科醫生不僅要治療各種疾病,還得強調醫患溝通,向患者解釋病因、介紹治療方案和疾病預防措施,這些細節在專科醫生那裏體現不夠。

“我們培養全科醫生的最大特點,就在於理念先進。”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副顧問醫生蔡飛躍介紹,“作為一名全科醫生,無論何時,都不能忘記以病人為中心的理念。”

很多基層醫院與上級醫院缺乏上下聯動,導致全科醫生服務水平上不來,難以取得居民信賴,難以發揮分級診療、雙向轉診的作用。

2011年出台的《國務院關於建立全科醫生製度的指導意見》提出,到2020年我國要基本形成統一規範的全科醫生培養模式和“首診在基層”的服務模式,基本實現城鄉每萬名居民有2—3名合格的全科醫生。

據國家衛計委統計,截至2016年底,我國注冊執業的全科醫生共有20.9萬人,占執業(助理)醫師的6.6%,每萬人口擁有全科醫生1.51人。《“十三五”全國衛生計生人才發展規劃》提出,到2020年,全科醫生應達到30萬人以上。據此計算,我國全科醫生缺口有9萬多人。

“過去,由於基層社康中心功能不完善,再加上居民不信任,患者連普通感冒都要擠
到大醫院去看,這就造成了醫療資源的不平衡發展。要想改變現狀,推進全科醫學發展成為關鍵。”孫喜琢說。

“學校不重視、社會不理解、製度沒跟上。”陳曉敏為我國全科醫生的發展現狀總結了三大難題。“我的大學專業是臨床醫學全科醫學方向,全班有100多人,畢業時隻有我一人選擇了當全科醫生。”

陳曉敏介紹,全科醫學是臨床醫學二級學科,而全國高校中開設該專業和課程的學校並不多。“即便在這個學科讀書,校園裏所學的內容也多是理論知識,缺乏實踐經驗。”

全科醫學要得到人們的充分理解和認可,也還需要時間。“我剛工作那會兒,‘不努力就去當全科醫生’,是醫院領導用來敲打員工的一句口頭禪。”羅湖醫院集團東門社康中心全科醫生張瀟瀟說。

“加強對全科醫生的培養,已經迫在眉睫。”孫喜琢表示,目前羅湖醫院集團與國內15所高校開展了全科醫生聯合培養合作。以安徽醫科大學為例,該校全科醫學專業的學生前3年在學校學習,後2年需要到羅湖進行實踐培訓。“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,迅速擴大全科醫生隊伍。”

張淼淼是首都醫科大學全科醫學係研究生,已在安貞醫院輪崗培訓近2年,她分別在婦產科、呼吸內科、血液科、精神心理科等多個科室學習,現正在全科門診培訓。“在北京等大城市,患者對全科比較了解,但在小地方,不隻醫院缺少全科醫生,很多人都不知道全科能幹啥。”

王以新指出,全科崗位要留住人,醫生的待遇必須提高。“比如在澳大利亞,同樣條件下,越是邊遠地區的醫生收入越高。而在我國,全科醫生的收入水平普遍較低。”

陳曉敏說,深圳羅湖醫改的一個重要舉措,就是探索建立總額包幹、結餘留用、超支分擔的激勵約束機製,“這對於以預防為主、開藥少、不開刀的全科醫生來說,收入水平的提升尤其明顯。改革後,我的年收入是之前的2倍。”

壯大全科醫生隊伍,三級醫院與基層醫院建立“緊密型醫聯體”大有可為。“2010年,安貞醫院和附近的大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建立緊密型醫聯體。通過實踐,我們認為三級醫院建立全科醫學隊伍,最主要的就是能發揮緊密型醫聯體的牽頭作用,把基層全科醫生水平提上去。”王以新在調研中發現,鬆散型醫聯體難以保證基層醫療機構的業務質量,“要強化基層全科,必須加強師資、學習和培訓,然而很多基層醫院與上級醫院缺乏上下聯動,導致全科醫生服務水平提不上來,難以取得居民信賴,難以發揮分級診療、雙向轉診作用。”

大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在醫療、教學、科研上全部和安貞醫院掛鉤,醫務人員互相輪崗坐班,在管理上沿襲三級醫院模式,人員素質、臨床實踐能力都強一些。

“這裏的護士都有全科意識。”何善嫻說,“前不久,有個病人隻說是肩痛來開點止痛藥,護士在交談中察覺到導致病人肩痛的可能不是肌肉問題,懷疑是心梗症狀,於是趕緊聯係上級醫院開通‘綠色通道’,病人得以及時做心髒支架手術。醫護人員的全科意識幫那位病人搶回一命。”
大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護士長賀孟萍介紹,醫院會定期安排人員到安貞醫院輪轉崗位,缺乏什麼科室的護理經驗,就派去相應科室鍛煉,每次至少3個月。“這種做法發揮了緊密型醫聯體和三級醫院建設全科醫學的作用,醫生和護士往上走可以提升業務水平,往下走可以鍛煉服務意識。”

研究動態相關的新聞


Blood:研究揭示鐵泵蛋白Fpn1在鐵代謝中作用
Cell Research:靈長類腦中存有活躍神經幹細胞
Cell:發現骨架蛋白INAD作用新機理
吸煙可能增加前列腺癌致死風險
科學家提出預測糖尿病新方法
美國CDC評出十年公共衛生成就 Top 10
科學家成功從尿液提取誘導多能幹細胞
可卡因上癮與大腦結構異常有關
強化他汀療法與糖尿病風險增加有關
web对话
live chat